菲高官呼吁修改相关法律 “举国一致”打击娱乐场绑架犯罪

菲高官呼吁修改相关法律_“举国一致”打击娱乐场绑架犯罪-01.jpg

菲律宾司法部高级副检察官法杜伦周五(4日)呼吁采取一种“举国一致”的方式,来逮捕国内越来越多的与娱乐场有关的绑架事件。

同时担任菲律宾反绑架特遣队主席的法杜伦在菲国警反绑架组娱乐场绑架案峰会上说:“地方当局的注意力被转移到与娱乐场有关的绑架案,这些是高利贷集团逼迫受害人付款的方法,这与真正的绑架案有差别,后者的受害者和家属比较愿意对绑匪提出控案并让匪徒收到法律制裁。”

菲国警反绑架组组长伊斯道莫说,2017年,他们记录了52起与娱乐场有关的绑架案件,同年网络菠菜在国内开始运作。那一年,还逮捕了119名中国籍绑匪。

菲高官呼吁修改相关法律_“举国一致”打击娱乐场绑架犯罪-02.jpg

2017年,司法部通过国家检察机关解决了4宗与娱乐场有关的绑架勒索控案。两宗案件被撤销,而另外两宗仍在审理。

2018年,在7宗与娱乐场有关的绑架案中,有2宗被驳回,1宗有待判决。目前已有四宗案件正在审理中。

今年到目前为止,共有18宗控案,其中5宗被驳回,另外4宗有待判决。另有9宗案件正在审理中。

法杜伦说,与娱乐场有关的绑架是网络菠菜和国内合法经营赌场的结果。他说,必须指出的是,高利贷绑架者的受害者大多是菲律宾大型娱乐场VIP赌桌上的实际赌客。

由于菠菜在中国是非法的,许多中国赌客以游客的身份来到菲律宾,在娱乐场或通过网络菠菜赌钱。

然而,当债务人向放高利贷的人借钱时,未能在最后期限付款对他们来说是“自杀”,因为他们会被绑架、非法拘留和折磨。

这位司法部官员呼吁修改有关反绑架的法律,并加强其规定,更新构成绑架的情况。

他还呼吁修改非法菠菜法,因为放高利贷者被视为非法赌徒。除此之外,他说,在制定严格监督和制止高利贷计划的政策方面需要机构间的合作。

他还呼吁改善驱逐出境、监视名单令、禁止离境令以及与移民局密切协调,以便立即驱逐涉案的外国人,无论是受害者还是高利贷绑匪者。

菲国警反绑架组举行有史以来首届与娱乐场绑架案有关的峰会,参与者来自菲国警反绑架组顾问委员会、司法部、菲娱乐菠菜公司、中国大使馆领事陈曹(音)、南韩警方和不同娱乐场酒店的保安主任等。

自2016年以来,南警区至少记录了37起涉及中国公民的绑架、非法拘留和绑架事件,当局怀疑其中大多数与娱乐场高利贷集团有关。

这些嫌疑人接近他们的目标,并为他们提供巨额贷款,每赢一次需支付20%的利息。

菲国警反绑架组曾对中国公民编造“绑架勒索”故事的案件表示担忧。此前,这些中国公民受到了娱乐场高利贷集团的迫害,这些集团在他们主要位于大岷区南部的娱乐场里菠菜时,向他们提供了资金。

其中一名被确认为梁琦的人承认,他是在马尼拉湾景公园酒店被菲国警反绑架组发现后编造了绑架故事。

梁琦被绑架一事是中国大使馆向菲国警反绑架组报告的,此前该男子悲痛欲绝的父亲曾向菲国警反绑架组寻求帮助。

事实证明,所谓的绑架受害者和两名中国同胞在酒店登记住宿。在接受菲国警反绑架组的讯问时,梁琦承认,他在娱乐场输了很多钱后,未能偿还高利贷集团借给他的50万披索现金,之后他被自己的同胞绑架了。

伊斯道莫说:“他承认,他通过微信联系了他在中国的父亲,请他汇给他7万元人民币,以便支付嫌疑人。”

梁琦是最新一位承认自己是娱乐场高利贷团伙的受害者的中国人。这个由中国人领导的犯罪集团以借钱给他们的菠菜同胞来弥补他们在娱乐场的损失而闻名。

一旦他们不能立即向犯罪集团偿还债务,受害者就会被强行扣押,并受到酷刑,迫使他们打电话给国外的家人。然而,有误解认为,受害者成为菲律宾绑架者的受害者,虽然他们不是。

菲国警反绑架组称,部分受害者被迫向娱乐场高利贷团伙支付了1亿人民币、30亿披索、2500万人民币和1500万人民币不等的“赎金”。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